业内相关

对话EDG:收入与竞争,顶级俱乐部是如何全面备战火爆的中国电竞?

发布时间:2018-05-31  |  标签:   

文 | 游戏陀螺 尤迪安

导语:

2018年,再话EDG。

距离去年《英雄联盟》S7全球总决赛,EDG的黯然出局已经过去了半年多,但作为中国电竞史上最具份量的俱乐部之一,EDG今天在行业内外的一举一动,依然广受瞩目,站在今天中国电竞产业全面爆发的节点上,游戏陀螺也采访到了,EDG俱乐部运营总经理潘逸斌。

对话EDG:收入与竞争,顶级俱乐部是如何全面备战火爆的中国电竞?

在搬到上海灵石路之前,潘逸斌先是在深圳游戏行业工作过六年,任职迅雷游戏市场总监。而谈到他与电竞的结缘,潘逸斌讲那还是他年轻的时候,热爱并且自己为之组过战队的《CS》游戏,后来通过一些朋友的介绍,认识了EDG的创始人朱一航。在游戏陀螺看来,无论是曾经的市场一把手还是《CS》的热爱者,都为潘逸斌带来了鲜明的标签:

敏锐以及精准的目标定位。

EDG大佬谈S7

潘逸斌:“当然S7的结果比较令人遗憾,但我们认为这是EDG的一次转变,我们现在整体队员的年龄已经从原来的LPL联盟里面最大,变成了平均年龄最小的这样一支队伍。

“EDG做电竞俱乐部,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拿冠军,现在EDG的核心队员都是最年轻的这帮选手,我们希望在两年内,在EDG的教务体系管理下,他们能够有一个飞速的成长,通过他们再来带动更多国内新的、有潜力的队员、这将是EDG在国内成绩的一个保证。”

对话EDG:收入与竞争,顶级俱乐部是如何全面备战火爆的中国电竞?
在2018年LPL春季赛上,年轻队员为主的EDG以14胜5负的西部第一战绩,杀入季后赛并最终收获亚军

游戏陀螺:从去年S7到现在,EDG都有做过哪些较大的调整?

“可能外界比较关注的是我们的《英雄联盟》分部,但是从S7结束后到现在,我们在分部上是有很大的投入,包括在《绝地求生》、《王者荣耀》、《QQ飞车》这些项目,去年年底也跟法国的里昂俱乐部联名成立了EDG里昂电竞俱乐部,是针对于足球和其他SPG类的电竞项目投入,这段时间我们的扩张是比较快的。

故事总归要翻篇,进入2017年,关于中国电竞,潘逸斌首先认为2018年行业最大的不同在于联盟化。

“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区别就是联盟化。”

“这是2017年跟2018年最大的区别,在未来我觉得更多的这种电竞联盟和赛事体系也会逐步地向商业化的联盟体系去靠拢,这是整个电竞行业里面发展最大的一个变化。”

那么在今年电竞俱乐部这样一个联盟化和商业化的趋势下,外界一直关心的“中国电竞俱乐部如何变现”话题,EDG俱乐部又是如何操作的呢?

EDG俱乐部的收入:一极变多元

对话EDG:收入与竞争,顶级俱乐部是如何全面备战火爆的中国电竞?

本月初,EDG电子竞技俱乐部官方宣布,完成Pre-A轮近1亿人民币的融资,投资方为曜为资本和由中投中财主导的中国偶像娱乐产业基金,而篮球巨星姚明也是曜为资本的发起人之一。

潘逸斌谈到,商业赞助、内容售卖、电商,还有直播,是今天EDG收入的四大组成部分,大概各自占到整个俱乐部收入的四分之一。

“早些年绝大多数俱乐部核心的收入还是来源于直播平台,但是现在我们也发现如果还是单一依靠直播平台的话,那么对于俱乐部的收入整体风险来说,还是比较大的,今天的电竞俱乐部应该寻求多元化的收入”

“我觉得目前这样的比例对于俱乐部来说会比较稳定,譬如当你在行业发生比较大的波动情况下,你有可能可以通过在别的一些分类上的收入的增加,能够去做到一些弥补,来保证你整个俱乐部的收入不会有太大的一个波动。”

游戏陀螺:商业赞助、电商、直播的表现比较明显,那么对于EDG俱乐部来说,什么是高价值的电竞内容?

潘逸斌认为,电竞的核心是赛事,而俱乐部则是最直接面向用户的层级,今天的俱乐部商业化,还是偏于粉丝经济的一套商业逻辑,只要俱乐部或者选手有固定的粉丝基础,就会有很多商业化的可能性,内容是其中一部分,也是相当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的视频内容有两个最主要的IP,一条是我们《火力全开》,还有一条是我们的《E言堂》,《火力全开》讲述的是俱乐部在赛事背后和团队背后的一些故事,为什么我们会赢得比赛?或者为什么我们会输掉比赛?很多内容其实会放到这档节目里面去做——这档节目的很多用户绝大多数是男性用户,因为男性用户更多的是关注赛事的本身和队员的表现。

另外一个节目会偏女性用户,我们队员在日常生活当中,他是个什么样的一个人,他会偏娱乐化一些,偏生活化一些,所以这个其实就是很明显的两档针对于不同用户和不同内容属性的IP节目,给到我们的用户去观看。”

“而且中国目前的商业环境,有可能更多的是内容平台,会直接花一个固定的成本去购买你的这些内容,这对于很多俱乐部来说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也是一个很大的收入增长点,但是前提条件是你的内容质量有保证。”

游戏陀螺:商业逻辑来看,如何衡量一家电竞俱乐部的收入量级?

潘逸斌:“对于收入的量级,其实我觉得整个行业里面也没有一个特别大的标准,关键还是取决于这个俱乐部的赛事、运营和投入上面大概是一个什么量级,但是我觉得俱乐部还是要保持一个收入增长性。”

游戏陀螺:移动电竞与端游电竞在商业化上有差异吗?

潘逸斌:“我们核心做的还是粉丝经济,所以在整个商业化的收入结构上面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一个区别,可能会针对细分用户有一些细微的差别,例如年龄或者说是用户的性别比例上面,但是大体的商业化思路是没有什么太大区别的。”

游戏陀螺:传统俱乐部与电竞俱乐部商业化差异大吗?

潘逸斌:“电竞俱乐部跟传统俱乐部的最大差别就是,电竞赛事观看是以线上为主,那么产生的结果就是用户都集中在线上,用户的属性会比较单一,结果就是顶部的俱乐部会把很多的资源全都吃完,那相对于中下游的俱乐部来说,他们整体商业化的可能性就会变得略微低一些,甚至做不好。”

“当然,随着今年主客场的机制产生以后,对于中下游的这些俱乐部来说,它能够很方便地通过地域属性去获得他们的一部分核心用户,然后去做粉丝经济的操作。”

游戏陀螺:那么EDG会把主场放在哪个城市?

关于EDG尚未敲定的主场城市,潘逸斌认为EDG选择的标准是:“它不光是一个比赛的场地,它也是一个俱乐部文化输出和俱乐部品牌展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阵地。它不光是一个俱乐部的比赛主场,更多的我们希望它能成为一个我们的粉丝、年轻人聚集的综合体,这个综合体拥有大量的电竞属性和元素。”

“暂时现在这块我们还在保密,我们会在今年最后来敲定这个主场到底在哪里。”

EDG的对手们,EDG的优势

游戏陀螺:RNG是EDG最大的竞争对手吗?

对话EDG:收入与竞争,顶级俱乐部是如何全面备战火爆的中国电竞?

潘逸斌:“在竞技上面一定是的。”

“但是对于商业化的体系来说,联盟化其实像LPL也好,像NBA也好,是需要我们与RNG,需要有很多的顶部俱乐部带动中下游的俱乐部一块去发展,一块去塑造商业化的可能性,才能帮助整个联盟和整个赛事的体系变得更好,让市场变得越来越大,这是现阶段我们的一个想法。”

游戏陀螺:如何对比RNG、IG、WE?

潘逸斌谈到:“我觉得这个行业里面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一个区别,大家都在不断地互相学习,不断地互相进步,谁做得好,如果这个东西是有道理的话,那我们也会去学习,也会去借鉴,因为这个行业里面的确没有什么太多所谓成功的经验去可以参考,就是谁走在前面,谁摸着石头过河过得比较快一些,那谁就有可能是这个行业里面的被模仿者。

“今年其实IG还是很强的,春季赛的阶段在竞技层面有一种碾压的趋势,虽然在最后的季后赛败给了RNG,但是我们还是认为IG今年在竞技层面是我们一个非常重要的对手。”

“我们跟RNG沟通蛮多的,像管理层、像教务层面,我觉得大家之间都有在互相借鉴和互相学习,包括RNG的整个内容体系,我觉得RNG跟我们EDG还是蛮接近的。”

“还有像电商这部分,我们的电商算是做得比较大的,RNG、WE也在做了。”

在潘逸斌看来,可能在大家自己的运营策略上,最主要的定位方面会有一些区别。

游戏陀螺:相比他们,EDG的优势在哪里?

潘逸斌认为,现阶段来说,电竞俱乐部没有一个绝对的贸易壁垒或者说是一个核心的技术优势,你只要在资本或是在团队投入上面能够做得到的话,潘逸斌觉得后来者还是有可能可以学得出来的。

但在资源方面就不同。

潘逸斌谈到:“现在EDG最核心的资源,就是我们整体超竞集团资源的共享,包括在我们这轮融资做完了之后,我们与曜为资本和中偶基金,在于传统娱乐、传统体育行业及时资源的共享,这个我觉的在短时期内,别的俱乐部是完全不能够跟我们来对比的,对于整个俱乐部来说,它是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像姚明在传统体育行业里面的影响力,包括曜为资本在传统体育行业里面的很多的资本投入和一些投资,其实对于俱乐部在未来的发展过程当中,会有很大的一个帮助。那如果当你的俱乐部在现阶段还没有这样的一些资源背景的前提下,那你很难去跟我们来做一些竞争。”

电竞俱乐部的下一个增长点:海外,国际化

游戏陀螺:电竞的体育化在今天已经逐步落地,那么对于电竞的下一个增长点,EDG俱乐部都有哪些预判?

潘逸斌:“我们学习了很多传统商业化运营经验,我们也跟里昂的团队有过交流,我们也跟传统的俱乐部有过沟通,我觉得俱乐部还是要国际化的,因为随着电竞的国际性赛事增加,俱乐部的国际化就会越来越重要,而在整个国际化的电竞赛事体系当中,中国在很多项目上面是非常有优势的,在北美和欧洲地区也有优势。”

“当然,想要做好俱乐部在各个地区的品牌落地、文化落地,你就需要不断地去跟别的俱乐部有交流,互相之间要有资源共享。”

“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层面上来说,是一定会去向传统体育俱乐部学习和借鉴走国际化的方向,这一点也是在未来两年中,我们要去做的很重要的一个学习,走海外也是对中国电竞俱乐部一个很大的挑战。”

游戏陀螺:如何对比海外与国内电竞市场?

在潘逸斌看来,海外用户在指导层面与国内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海外的商业化模式跟培训模式,跟国内有一些区别。

“比如说,海外的直播平台以前是不会给俱乐部提供任何的签约金或者一些其他的收入,最多也就是选手在直播时候粉丝们的一些打赏。”

“海外俱乐部对于内容的收入模式也不太一样,更多的是依靠在点播视频内容的平台上面获取广告分成的模式来获得收入,但是在国内的话,一方面是视频平台的多样性,一方面俱乐部也需要更多的品牌曝光,所以在视频发行模式上大家的区别还是挺大的。这也导致在内容商业化上大家的方式有很大的区别”

“另外一个,就是比较取决于当地用户的整体基数和消费能力,它有可能会跟中国的一些用户的基础消费能力会有很大的区别,这也是在商业化上一个比较大的需要去作调整的一个方面。”

“赛训模式上大家也有很多的不同,国外的俱乐部很多都是选手日常各自在家训练,在大赛前才会集中到一起进行线下的训练,这和国内俱乐部的赛训模式是有很大区别的”

变数

游戏陀螺:“游戏厂商+联盟化”的模式,是电竞俱乐部的“中局”还是“终局”?

潘逸斌谈到,原来的电竞俱乐部构成结构还是比较简单的,它实际上是依托于一个有实力的投资方或者说一个个体化的老板来支持俱乐部做运营和发展。

“但是从去年整个联盟商业化开始了以后,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开始投入到电竞这个行业,去年进入的京东和苏宁,今年进入的TOP和FPX,这些都是传统行业或者新兴互联网企业背景,我觉得他们在投入电竞产业的目的一定是对于他们自己的传统的产业发展有关联和帮助的。”

“我觉得未来几年的俱乐部格局未必会是现在这样子,有可能会因为更大的一些企业的投入产生一定的格局变化。”

金字塔顶的角逐 EDG的胜算

对话EDG:收入与竞争,顶级俱乐部是如何全面备战火爆的中国电竞?

在电竞特别火爆的2018年,作为金字塔顶端的电竞俱乐部也被格外看好,因为大家都明白俱乐部一定是电竞产业的核心,用户方面更是规模大而集中,未来便于经营和收获,其中,受到各大资本竞相追逐的EDG俱乐部更是佼佼者。

在我们看来,潘逸斌给出了他的判断,也展现出了EDG俱乐部的选择与意志,那就是做好最稳定的成绩保证,以及通过最顶尖的专业运营,输出整个俱乐部品牌在用户当中的影响力,而想要达成这一切,在潘逸斌看来,EDG也已经具备了他们的内核——

游戏陀螺:“您觉得EDG这么多年走过来,它最核心的能力是什么?”

潘逸斌的回答非常果断:

“团队。”

游戏陀螺:“怎么说?”

潘逸斌:“整个LPL联盟里面我们输出的选手和教练其实已经占到了一个很大的比例了,RNG之前的主教练风哥,现在的主教练孙大勇,都是从EDG的教务体系里面出去的;一级一级打上LPL的IM俱乐部,原来就是EDG的青训队伍EDE,他们的教务体系和管理体系也都是我们一手带出来的;还有许多教练、经理甚至选手的输出,从整个EDG的教务体系和选手体系里面出去的人太多太多了,EDG的教务体系、青训体系可以说是在整个行业里面处于一个领先、领导的地位。

“而对于俱乐部的运营团队来说,其实现在行业里面能够有这种完整集齐的运营团队的俱乐部真的不多,EDG也是做的最好的一家。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游戏圈的啥都聊,赶紧扫描游戏陀螺二维码一起吃瓜】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