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市场

重磅:任天堂新掌门人要打造9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发布时间:2018-05-04  |  标签:         

文 | 游戏陀螺 Echo

导读:终于,任天堂要发力手游了。

重磅:新掌门人要打造9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日前,今年68岁的任天堂社长君岛达己(Tatsumi Kimishima)宣布将于6月退休,由46岁的古川俊太郎 (Shintaro Furukawa) 出任新社长。

重磅:任天堂新掌门人要打造9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左:古川俊太郎   右:君岛达己

这位年轻的新掌门人还未上任,就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在接受外媒Nikkei采访时,古川俊太郎表示,“手游业务是我最想要拓展的业务。”他的目标是打造一个1000亿日元(约合9.1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这个目标大不大?

任天堂2018年财年(2017年4年-2018年3月)智能平台、IP相关收入达到393.2亿日元(约合3.6亿美元),同比增长了62%,占全部营收约4%。显然,这里的营收包括《Super Mario Run》、《Fire Emblem Heroes》、《Animal Crossing: Pocket Camp》、跟Niantic合作的《Pokemon Go》以及其它IP相关的营收。

9.1亿美元的目标意味着是现在业务的3倍左右。鉴于其三款手游不温不火的表现,他们要达到这个目标需要一款代表性的作品。

所幸,任天堂所处的日本市场是全球含金量最高的市场之一。日本玩家是全球玩家中花费最高的用户,尤其是在手游上的消费更是毫不手软。比如,《怪物弹珠》和《智龙迷城》只需要抓住日本用户,一样可以进入全球营收最高的手游行列。根据SuperData预估数据,《怪物弹珠》去年营收13亿美元。因此,即使在拓展其它市场遇到阻碍时,只需要牢牢抓住日本用户的芳心,这个目标也可以实现。

不过,如果是单款产品达到这个量级,挑战还是蛮高的。如果按照任天堂一年推出2-3款的目标,加上现在任天堂在手游领域的积累和沉底,这个目标并不难实现。

如何实现这个目标?

任天堂的规划依然是每个财年发布2-3款手游。这是现任社长君岛达己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透漏的信息。他表示,任天堂的目标是发布那些用户可以玩很久的手游。

杀手锏?新游《失落的龙约》

那么,最近任天堂公布跟Cygames合作的新RPG手游《Dragalia Lost(失落的龙约)》会不会是一张王牌?

重磅:任天堂新掌门人要打造9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从宣传片可以看出,这游戏从画面、特效到声优等方面都做的非常精良,不失为一款好产品。君岛达己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任天堂在拓展手游产品储备,被Cygames的这款手游所吸引,觉得非常有趣。他们认为联合开发和运营是非常重要的,因此他们最终收购了Cygames 5%的股份。

加上任天堂这个大厂的号召力,游戏上线之初必能引发一番讨论。但是否会成为其代表性的作品就不好下定论。

首先,《失落的龙约》有先天缺陷——无IP。或许正是因为任天堂的前三款IP手游都没能取得满意的效果,所以尝试制作全新IP。但是在这个IP为王的手游时代,要想成为爆款,有个大IP相当于如虎添翼。

此外,就游戏画风而言,非常日本风。恐怕这款游戏跟《怪物弹珠》、《智龙迷城》一样,只在自家市场吃香,到了其它市场就水土不服。

还有,任天堂手游之路不太平坦,之前三款的表现基本都是雷声大雨点小,连任天堂自身对这三款手游的表现都不满意。所以,再出现一款不温不火的产品的概率并不低。

任天堂越来越开放的态度。

从打死不做手游,到不紧不慢摸索进军手游行业,到如今大力发展手游,势必要将手游成为他们营收的支柱之一,任天堂这个老顽固,终于彻底拥抱手游了,且已经体现在实际行动中。

首先,产品越来越符合主流市场。从严格意义上讲算不上游戏的游戏《Miitomo》到“不伦不类的F2P”《Super Mario Run》再到《Fire Emblem Heroes》和《Animal Crossing: Pocket Camp》,再到《失落的龙约》,游戏的设计越来越贴近主流的手游市场。

有人说,任天堂失掉了自我,变得世俗了。但事实打脸,“固执”的任天堂之前坚持的手游之路被验证不可行,在这样的情况下,就是再高傲的任天堂也不得不低头。

此外,重视中国市场。全世界把中国市场视为一块肥肉,任天堂也不例外,但任天堂目前仍在摸索中。《失落的龙约》将港澳台列为跟日本并列的首发市场,从这可以看出,任天堂已经在尝试了。

君岛达己在财报电话会议中回答了记者关注进军中国市场的提问。他表示,“我们知道中国有很多用户希望体验任天堂的游戏。我们过去10年一直在寻找方法,但是目前还没找到。”

他继续补充,“任天堂不能独自进入中国市场。很多人找我们谈合作,但是选择一个合作伙伴并不能马上解决所有问题。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很多。我们目前有几个在商讨的合作,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我们希望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意愿并没有改变。”

不难看出,正如进军手游一样,任天堂对于进军中国市场有它的固执和想法。相信在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方案之前,任天堂依然会“我行我素”下去,但任天堂希望尽快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法的意愿还是很强烈的。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这几年,日本手游市场的兴旺跟主机游戏市场衰落形成了鲜明对比。很多老牌主机厂商不得不转向移动平台,像SE早已冠上了“手游大厂”的称号。

任天堂也一直身处旋涡之中,苦于寻找增长点。

自身困局,需要新的增长点

翻看任天堂历年财报,我们可以看到,2009财年是任天堂的巅峰,营业额高达1.8386万亿日元,营业利润达到5552.63亿日元,但自那之后,任天堂的营收开始下滑,甚至在2012财年、2013财年,营业利润出现了负数。

重磅:任天堂新掌门人要打造9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2009-2013财年

随后从2014财年开始,虽然营业利润转为正数,但是无论是营业额还是营业利润几乎连年下滑(除了2016财年营业利润同比有所上涨之外),从2009财年-2017财年这长达八年的时间,任天堂可谓是过的郁郁不得志。

重磅:任天堂新掌门人要打造9亿美元的手游业务
2014-2018财年

任天堂一直在寻找破局之道。作为硬件厂商,任天堂不可能会放弃这个领域,它的努力也得到了回报,Switch的大卖让其2018年的财报显的尤为漂亮,也结束了任天堂长达8年连续下滑的局面。

当然,2018年财报还离不开手游的贡献。

从2016年开始,任天堂开始探索手游市场,年底,发布了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手游《Super Mario Run》,掀起了一番热议,但其设计不讨喜,最终的成绩并没能让任天堂满意。

同年,跟Niantic合作的AR游戏《Pokemon Go》却成了现象级的游戏,但因为任天堂占股有限,收益也就大大受限。

次年2月发布的《Fire Emblem Heroes》是一个更为成功的游戏。Sensor Tower的数据显示,该游戏推出后的12个月内总收入2.9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几乎是《Super Mario Run》的五倍。

由此可见,任天堂在手游领域尝到甜头。它只会加大这个领域的投入。

新掌门人的使命

任天堂每任社长都有其所担任的职责和所想完成的使命。

岩田聪时代,给行业留下了“任天堂坚决不做手游”的深刻印象,但由此带来的股价暴跌、业绩下滑都让任天堂陷入泥沼中不能自拔。

君岛达己接过岩田聪的接力棒后,带来了一个全新的任天堂。他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当时接替过社长职位时,他自问,他的职责是什么?

他表示,当时Switch正处于研发阶段,所以他首要的职责是推出这个平台,第二职责是修改公司体制。所以,后来任天堂加入了执行董事制度,改变了任天堂社长一人全权负责的“一言堂”经营体制,并积极启用年轻人。

君岛达己表示现在是时候退出,让新人来掌管,并带领任天堂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而这个新掌门人的使命是什么?

古川俊太郎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他目前最重要的职责除了Switch之外,还包括拓展手游等业务。

君岛达己已经完成了Switch使命,后续新掌门人只需要保持并提升就可以了。但是手游业务仍待挖掘,而这个自然就需要古川俊太郎全力以赴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游戏圈的啥都聊,赶紧扫描游戏陀螺二维码一起吃瓜】